1000块的鸡什么档次的

您好,歡迎來到河南鋼人鋼鐵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 河南鋼人鋼鐵有限公司
  • 電話:0372-3971222
  • 傳真:0372-3184444
  • 郵箱:yin_da_peng@163.com
  • 網址:http://www.yanzhiyoujia.cn
  • 地址:梅東路南段香洲名郡B區13-14號樓4號商鋪
行業動態 News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動態
鐵礦石季度定價逼宮 鋼企價格戰觸發點
發布:aygrwz  瀏覽:4867次
“鐵礦石貿易就像一根吸管,它插進中國經濟的體內,匯豐、摩根和花旗這樣的金融機構通過它,將中國整個鋼鐵行業和下游12個相關行業的利潤源源不斷地抽走。”在前不久工信部的一個座談會上,原中國冶金部鋼鐵司司長劉勇昌,對工信部部長李毅中說了這番話。

    這也是目前業界對三大礦山公司和中國鋼鐵行業關系的最新描述。

    劉勇昌經過調查發現,上述三家金融投行均是力拓和必和必拓的前三大股東。類似的看法也曾經由中鋼協常務副會長羅冰生表達過,但眼下中鋼協已經無奈退隱。在鐵礦石價格戰中,三大礦山公司的氣勢更加逼人。

    現在,淡水河谷已經開始中國“逼宮”。該公司上周在上海告訴本報,已與全球所有鐵礦石客戶達成永久性或臨時性協議,包括所有合約銷量,按其說法,第三季度鐵礦石價格將上漲30%-35%。

    而面對艱難時刻,國內鋼廠爭執再起。一些原本歡迎“季度定價”的鋼廠開始反水,一些鋼廠則在市場逼出的內斗中降價求生,還有一些原本做鋼廠的老板甚至改行做鐵礦石貿易。

    一個季度即將過去,眼下國內鋼價下行,鐵礦石價格繼續上漲。舊“長協時代”還未遠去,新定價體制下的躁動已經開始。

    微利背后的推手

    6月1日,在力拓和必和必拓都為季度定價噤聲之時,淡水河谷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羅杰·安乃利卻在上海宣布,鐵礦石定價方式已經從現有合約價格體系,過渡到指數定價體系。

    這是淡水河谷自己的一套定價體系,他們有一套自己的計算公式,根據新季度開始前一個月時的價格指數的三個月平均值,來制定季度價格。而這是自“長協機制”破裂之后,三大礦山公司采取的共同措施。

    相對于以前的年度價格,這個價格的透明度要高出不少。遼寧一家大型國有鋼鐵企業的副總經理說,目前國內只要與三大礦山公司協議的鋼廠都知道這個公式的計算方法,并根據這個方法推算出下季度鐵礦石的價格,準確度八九不離十。

    只是海運費的漲跌尚難估計,這位副總經理的經驗是,海運費一般隨著礦石的價格的漲跌而上下波動,只不過,兩者會有10天左右的時間差。

    對于下一季度再上漲30%-35%的要求,羅杰·安乃利說,這個價格不是淡水河谷要的,而是市場要的。淡水河谷鐵礦石貿易部執行董事馬定思補充說,對于這個價格,淡水河谷并不感到內疚,應該是市場感到內疚。

    上季度達成的中國進口鐵礦石價格是110美元,再上漲30%-35%將達到145美元左右。按照慣例,隨著三大礦山公司報價的出臺,現貨礦的價格也將水漲船高。

    無論淡水河谷多么“真誠地”為中國祈禱,但對于價格已經開始下行的中國鋼市來說,這肯定不是鋼廠所祈禱的。

    河北德龍鋼鐵集團董事長丁立國說,即便新季度的鐵礦石價格完全不變,6月份中國鋼鐵全行業都將虧損。而如果價格再次上漲,鋼鐵企業將無法生存。

    原冶金部鋼鐵司司長劉勇昌說,在季度定價機制下,中國鋼鐵行業的利潤如果高了,那三大礦山公司的提價幅度就高一點;如果利潤低了,那漲價幅度就低一點。它們始終會給你一定的微利,但是不會讓你死去。

    2009年,淡水河谷銷往中國的鐵礦石,占其總銷量的56.8%,達到了歷史新高,為1.40億噸。這幫助淡水河谷掙來了53.94億美元的凈利潤。而整個2009年三大礦山公司的總利潤超過了120億美元,相當于整個中國鋼鐵行業利潤的兩倍。

    降價,還是減產?

    上季度上調90%,下季度再漲30%,鐵礦石價格的飆升讓國內大小鋼廠都坐不住了。

    6月3日,河北德龍鋼鐵集團的老總丁立國找到了河北鋼鐵集團的老總劉如軍。

    “眼下鐵礦石價格上漲,國內鋼市下行,你們怎么能夠帶頭降價呢?”丁立國問劉如軍。他的意思是,國內鋼廠應該帶頭減產,而不是帶頭降價,這將沖擊整個行業。

    雙方對話的緣由是:10天前河北鋼鐵公布6月份訂貨價格中,相關產品每噸下調200元~300元。此外,該公司5月份的結算價也全面下調,降幅250元~350元/噸。而在兩人對話當天,寶鋼公布了大幅度下調7月份各品種鋼材價格的政策。

    劉如軍并沒有明確回復丁立國的質問。不過,前述遼寧某國有鋼鐵企業的副總經理這樣對記者解釋:無論是民營還是國有企業,都需要在市場中生存。現在的情況是,誰降價降得快,誰的日子就好過;誰降得慢誰死得快。降價可以好出貨,這樣企業就有現金流,就可以去買鐵礦石和焦煤了。

    河北鋼鐵和寶鋼2009年位居全球鋼鐵企業粗鋼產量第二和第三,其降價引發國內鋼廠開始紛紛效仿,下調鋼價令行業整體跌勢顯現。至6月3日,國內主要鋼廠的螺紋鋼、線材出廠價跌至3900元,而成本則在4200元左右。

    價格戰一觸即發。丁立國討厭這樣的局面,他認為鋼廠應該通過減產來保住需求和市場,而不是在面對三大礦山公司繼續提價毫無還手之力時,打價格戰搞內亂。尤其是大鋼廠,不能帶頭搞內戰。

    有一些企業和丁立國站到了一起,首鋼、刑鋼、榮程鋼鐵等國內幾家主要做品種鋼的鋼廠約定,可以減產但不能降價,以保品種鋼的市場穩定。但大多數的鋼鐵企業和貿易商不這么想,近兩周來,國內鋼價已經開始在幾家大鋼廠的帶領下,紛紛下挫。

    遼寧某國有鋼鐵企業的副總經理說,國有鋼廠和民營鋼廠不一樣,民營鋼廠可以減產,“但我們不行,我們是政府的,我們有十幾萬的職工要養活,同時也承擔著拉動地方投資,保GDP和稅收的任務,現在無論是央企還是地方國有企業,政府都不會允許減產,誰也不敢減產”。

    長協制取消之后

    都是季度定價惹的禍。

    兩個月前,在中鋼協為了維護長協礦而與三大公司僵持的時候,上述遼寧國有鋼廠的副總經理是“長協機制”的維護者。丁立國則不同,他可以接受季度定價。

    盡管丁也是三大礦公司的固定客戶,擁有鐵礦石進口資質,但他覺得,相對于年度定價的長協,季度定價可能在應對市場方面更為靈活,對市場的反應至少比長年不變要好。
 
    然而眼下,丁立國突然發現,“后長協”時期的定價方式給企業帶來的影響可能更加糟糕。在過去的一個季度里,德龍鋼鐵集團進口的礦石竟出現了四種不同的定價方式,丁立國將它們分為:季度定價礦、臨時指導礦、中間貿易礦,還有指數定價礦。

    “關鍵的問題在于,無論定價形式怎么變,我們都沒有話語權。”丁立國表示,態度強硬的還不只三大公司,經過一個季度的試驗,國內礦山公司也開始有了底氣。丁立國被一些國內鐵礦公司告知,低于1000元的價格,絕對不會發貨;每噸礦石至少要留給礦山500元的利潤,“他們這是和外國人一起欺負我們”。

    丁立國已經無法預期后市的變化,他只知道成本帶來的壓力會更大。除了礦石,還有焦煤因素,這兩個主要原材料成本占到了煉鋼成本的90%左右,值得一提的是,中國的焦煤進口也主要來自澳大利亞。原冶金部鋼鐵司司長劉勇昌擔心,焦煤會成為下一根插入中國鋼鐵行業體內的吸管。

    季度定價甚至改變了一些鋼鐵老板的工作。張澤林原本是唐山宏忠鋼鐵公司的總經理,這是一家年銷售收入超過40億的民營鋼鐵企業。前不久,張澤林離開了這家鋼廠。他目前在天津的一家新公司里,專心做鐵礦石貿易。與經營鋼廠相比,這是一份掙錢輕松不少的工作。

    經此一役,一些鋼鐵行業的人終于醒悟,想在這個行業賺錢,還是去做鐵礦石生意吧。
河南鋼人鋼鐵有限公司< 網址:http://www.yanzhiyoujia.cn
地址:梅東路南段香洲名郡B區13-14號樓4號商鋪  郵箱:yin_da_peng@163.com 電話:0372-3971222 傳真:0372-3184444